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79章:三杯两盏

第79章:三杯两盏

圣安娜网站 | 作者:宸ceo| 更新时间:2019-09-02

三千大道集合一身,等于是压力,压住了无数年,此刻除去了那些包袱的压制,瞬间爆了。

凤阑绝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刚刚只不过是太过着急了,一时间有些忍不住脱口说出了那样的话。

还是皇爷爷最好。

“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三天后绝王与上官云端大婚。”太上皇的眸子再次的扫过众人,然后下了命令。

那个侍卫恍然,明白了上官云端的心思,遂配合着上官云端说道,“好,属下这就去安排房间,这位小姐,请跟我进来吧。”

“绝儿,你回来了。”而皇后看到凤阑绝那般快速的闯进了房间,也站起身,一脸轻笑地望了他一眼,然后再望向上官云端,脸上更多了几分轻笑,“母后的信,你一定收到了吧,你就要当父亲了。”

而此刻,大殿上。

因为,他知道,她要的不是那些虚华的场面,而是那点点的温情,所以,他才决定,带她回到了王府。

一个神秘的女子,神秘的出现,说出这些诡异的话,影响了她,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我看你是怕输,不敢吧。”蓝岚极力的压下心中的妒忌,想要拿话激上官云端。

“恩。”皇上听到他的话,脸色才微微的缓和一些,随即望向一边的蓝岚,轻声问道,“岚儿,你的意思呢?”

丞相是聪明人,也应该明白,凤月国只有在凤阑绝的领导下才能够更加的强大,所以,丞相帮着凤阑锐,的确是有些说不通。

这下好戏是真的要上场了。

图案虽多,也有很多特别之处,但是却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这次,却是换成上官云端愣住,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吗?

罢了,罢了,或者,她就是他天生的克星,遇到了她,所有的事都变了,他已经不知不觉的因为她破了太多例了。

叶寒找到秦思柔时,秦思柔正在收拾行礼。

他跟她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王爷是真心的要娶,所以,我必须要嫁?”凤忆希自然感觉到他那些许的不满,心中不由的暗暗的冷笑。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嘲讽。

蓝魅辰的眸子再次的一眯,唇微动,再次慢慢的说道,“希儿,本王知道,你的心中其实是爱着本王的,本王也知道,你只所以这般的拒绝,都是因为记恨着两年前本王毁婚的事情,但是你既然爱着本王,而且因为本王的毁婚那般的痛苦,那么今天本王来正式的提亲,你又何必非要这么做?”

皇后的身子明显的一僵,双眸微微圆睁,脸上的多了几分紧张,更多了几分怒意,这个贱人不会是想要倒打一耙,诬陷那个傻子不成,便来诬陷她吧?

只是,看到面前的情形时,两人却是纷纷的愣住,为何没有看到她的人?

凤阑绝听到她皇上的话,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只要她安全就可以了,只是,没有见到她,心仍就有些放不下,遂沉声道,“本王去看看她。”

夜无痕本来也想要去看看她,但是,看到这面前的情形,总要有一个人来收拾,而若是靠皇上,只怕这件事,永远都查不清楚了,为了上官云端,他就管一次闲事。

“小姐被王爷休回家后,我以为,这根链子再也用不上了。”李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再次继续说道,“哎,我可怜的小姐呀。”

“难不成为了娶亲,就把人饿坏了。”凤阑绝微微的扫了老夫人一眼,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还多了几分心疼,他不想让她受一点的苦。

“时辰到,请新娘上轿。”恰恰在此时,外面一人突然高声喊道。

她上了花轿后,凤阑绝便回到了马前,跃上了马背,迎亲的队伍便浩浩荡荡的向着城外行去。

“请他进来。”夜无痕连连说道,然后转向秦思柔,沉声道,“或者他真的能够医好你。”

皇上的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异样,原本阴沉的脸,似乎更加的难看了几分,但是却又不得不开口道,“这几个人今天晚上,竟然进宫去偷盗国库。”

特别是在望向在上皇,看到他眸子中的锐利时,纷纷的低下了头。

上官云端没有理会她们,不是怕了她们,也不是无言以为,只是不想跟她们浪费口水。

想到此处,他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带着些许的不舍,带着些许的苦涩,却也有着他忍痛割舍的祝福。

凤忆希突然感觉到有些委屈,鼻子有些酸,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从小性格开朗,一直都是大家的开心果,而且,她也一直很坚持,很倔强,所以平时很少会哭的,但是此刻,她的眼泪却是差点流了出来。

凤阑锐微愣了一下,双眸微沉,然后再次的坐回了那个轮椅上。

飞赢一惊,快速的抬起他的脸,惊愕的发现,他竟然硬生生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小晚,你真的不怪我?”那人微愣了一下,随即再次激动的喊着,这次的声音中,似乎因着太过激动,而带着微微的轻颤。

那人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甜蜜,思绪也微微的飘远。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还不等众人开口,便再次说道,“绝王不要急着否认,谁都知道,她是一个傻子,这样的问题,连朝中的那些大臣都答不出,试问一个傻子怎么会答的出来。”

“那丞相的意思,就是说本王在做假?”凤阑绝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声音仍就极为的轻淡,唇角的笑意更是不断的漫开,更多了几分异样的灿烂。

皇上再次的气结,一张脸更是瞬间的铁青,这绝王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这不是当众明显的嘲讽他吗?

众人一个个都惊的目瞪口呆,他竟然要跟这个傻子证明,这个傻子能够证明什么?

她相信他,不会让她惹上不必要的麻烦的。朦胧的月光下,那是一张足以让人窒息的脸,美,媚,妖,惑,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可以形容这张脸。

他的声音很轻,但是,却似乎仍就隐着几分紧张,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轻声道,“你要相信我,我跟她之间,真的没什么,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她,更没有跟她说过那些话,做过那种事。”

上官云端微愣,双眸慢慢的抬起,直直地望向他,她相信凤阑绝的话,他既然说没有,就一定没有,因为,以他的性格,若是做过的就不会否认,更何况,他先前在面对那个女人时也的确没有半点那种男女之间的情意。

他的动作极为的轻缓,又带着几分郑重,他的手,已经移向他的手腕,手中的链子,正要穿向她的手腕。

他今天若是放走了她,只怕很难再找到她了。

“那我还是直接用踹的吧。”上官云端微愣,唇角忍不住狠狠的抽了一下,还以身相许。

“本公子已经说了,不认识说是不认识。”李玉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怒声吼道,他以为,上官云端是想逼他说认识那些受害人。

她与他见面时,毕竟是晚上,看的不太清楚,而她一直都蒙着面纱的,只露出眼睛,南宫雪的眼睛与她又有几分相似。这个迷雾弹应该可以用,当然,她还需要做一些必不可少的铺垫。

这有可能是那个女人的金蝉脱壳,也有可能是她的调虎离山,当然也有可能她真的是南宫家的小姐,只是吩咐丫头出去买东西。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上茶。”二夫人轻蔑的扫了上官云端,理直气壮的下着命令,完全把上官云端当成了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那几个女人也以为上官云端是害怕她们,脸上更多了几分得意,也并没有多想。

平时里,她们就是针锋相对,只因害怕夜无痕,不敢乱来,今天这导火线一旦被点燃,可真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上官云端发现,今天在场的多半都是一些女子。

只要她的男人不为所动,她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他以前可以容认她,但是她若是做出伤害云端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再容认。

谁也不知道此刻皇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时候进宫,更没有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不放心,让她们单独进宫。

上官云端与凤忆希换上那两个宫女的衣服,却也不敢这般冒然的进去,而是先按着那个宫女说的去,去领了菜,然后才带着菜农向着宫里走去。

“皇嫂,现在怎么办?”凤忆希看到这阵势,也不由的惊住,一脸错愕的望向上官云端,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刚刚也注意到,此刻,太上皇的寝宫中,连个宫女都没有,很显然,那些宫女也都赶出去了。

凤阑绝还没有走进房间,看到在场的所有的人,心中便不由的一沉,这样的阵势,难道?

凤阑绝明白他的意思,遂将上官云端拉的更靠近了一些,轻声道,“皇爷爷,就是她,你的孙皇媳。”

凤阑绝看到太上皇的表情,惊住,皇爷爷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所以,已经没有人什么事,能够让他惊讶的了。

他跟在皇爷爷身边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皇爹爹有过任何失态的情绪,而且,皇爹爹平时除了对他,几乎都没有笑过。

太上皇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但是,她不可能什么?

凤阑绝的眉头也是微微的蹙起,双眸微微的望向太上皇,再转向上官云端,纵是他再聪明,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