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虎背熊腰
作者: 无央章节字数:20963万

那宦官脸都变了:“别……别咬……”

其中一个读书人站了出来,朝方继藩不徐不漫的作揖:“学生并没有得罪过公子,还请公子嘴下留情。”

谁晓得下一刻,方继藩自袖里取出了两锭银子来,在他们的面前晃了晃,才道:“怎么样,接受不接受侮辱,若是接受,这银子就给你们。”

方才……自己和皇帝说到哪里了?

“你们哭什么,谁敢哭,就打断他的腿,要笑……府里的规矩,你们不知道?我是我爹的独子,爹现在为朝廷带兵剿贼去了,现在这个家,就是本少爷说了算,谁敢反对?”

他们晓得少爷是什么脾气,从前的时候,少爷生气,可会将人生生打死的,于是一个个不敢滔滔大哭了,只低声抽泣着。

哎……祖宗……

方继藩心里一咯噔,怎么回事,又出了什么差错?

倒是邓健笑呵呵地道:“少爷,是杨管事吩咐的。”

可过不了多久,宦官便去而复返:“陛下,不妙,不妙了,通政司派人去方家问过了,说是南和伯………昏厥了过去……”

王金元毕竟是专业的,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地上打滚的邓健,接着抱起他的大肚子,笑呵呵的道:“倒还年轻,可惜皮肤糙了一些,怕是寻常人家的内院是不肯收的;人太精瘦,怕没气力,便是扛包打杂,用起来不顺手,这个……除了吃干饭,也难有什么用处,不值钱不值钱,三两银子最多了。”

“少爷,要三思啊。”

刘健三人面面相觑。

李东阳则是一脸恍惚,痴了。

于是,他忙道:“儿臣在。”

另一边,刘健匆匆而来:“陛下,陛下……不妙了。”

弘治皇帝觉得很恼火,下意识的拿起了案牍上装满了温白水的杯子,呷了口白水,随即道:“问问他们,价格降一些给他们,九两银子出货如何?”

朱厚照神清气爽的样子,道:“父皇,这十五日之期,已到了,如何,父皇经营这作坊,一定是易如反掌吧。”

朱厚照一愣:“……”

卖出的数目,竟没有上个月的一半。

朱厚照道:“告诉下头的这些匠人,这些日子,他们辛苦了,未来几日,让他们歇一歇,不必来当值了,再告诉他们,虽是回家休息几日,可这几日,双薪。”

那陈彤站在角落,又张口想说什么。

好在新军暂时能稳住京中的局面,新军人虽不多,却从飞鱼峰源源不断的得到补给,甚至是洛阳学宫的读书人,此刻也都变成了辅兵,他们负责将无数的火药和器械运上城头。

第一个表态的,乃是赵王陈贽敬,陈贽敬怒气冲冲,他心知这个条件,已经开始使人动摇了。

可现在洛阳城内发生了什么呢?

他吓得面无血色,忙道:“你们都要反吗?你们都要反吗?”

那么,杨义可以是忠臣,可以是贤臣,可以获得陈凯之的关照,其他大楚的文武官员,也就是同理了。

“陛下!”梁萧道:“人心已经散了,陛下到了如今,还不明白吗?现在,那陈凯之已说了,只要陛下愿意自己成全自己,便可保太皇子和宗室们不死,陛下……他的话……臣相信。因为臣知道,今夜之后,大陈皇帝的一纸诏书,到了我大楚的国都,足以引发大楚的动乱,大陈皇帝,只需带着数千人,便可直抵国都,大楚的臣民,都将跪拜在他的脚下,陛下现在还不明白吗?现在无数的性命,都维系在了陛下身上,陛下若是还活着,那么将会有无数人死,这些人,可都是陛下的至亲啊。就请陛下能够认清眼下的时局,自己,做个了断吧。”

可这人山人海,却没有发出嘈杂的声音,这是可怕的沉默。

武官手里提着刀,一步步的靠近。

弑君……

这确实对于许多人而言,是人生中的第一次,若说不紧张,却是骗人的。

项正忍不住大吼:“梁萧,你大胆,你吃了陈凯之什么迷魂汤?”

项正听到皇帝万岁,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半夜,有人无端喊自己万岁做什么。

千户唰的抽出了腰间的宝剑:“后撤,后撤!都明白了吗?谁想要被诛九族,就上前一步试试看,打扰了陛下安寝,亦是万死之罪,陛下对你们不薄,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自己扪心自问,作乱的人,可曾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吗?都给我滚……”

待众将匆匆告辞,项正已无力的瘫坐在了椅上,愤怒过后,冷静了过来,一种没来由的恐惧竟是蔓延在他的全身,他突有一种虚脱的感觉,没来由的,竟是畏惧起来。

显然……陈凯之对梁萧略有耳闻。

一个又一个人拜倒,他们不敢冲上前去,向陈凯之表达什么。只是朝着陈凯之的方向,拜倒在地,口里说着无数感激之词。

五千人,上万匹马,马匹和草料都是管够的,毕竟都是从胡人那儿劫来的,要多少有多少,一匹马负重草料和黄豆以及随军的粮食,而骑兵们,则坐在另一匹马上。

而是一个个人,像是脚下生了钉子,心里想逃,腿却已是软了。

吴越皱着眉:“可是听说,胡人那儿一点消息都没有了,是吗?按理而言,他们这个时候,应当急着和我们联络,只有如此,才能趁机要挟我们,尤其是在我们没拿下洛阳之前,否则,等我们彻底占了陈地,站稳了脚跟,他们便算是想要长驱直入也迟了。”

在另一边,正在扒河堤的吴越官兵以及民夫,却也隐隐听到了什么,所有人都朝那人看过去,目中带着疑惑。

上万的军马,集结在了一起,不过显然,依旧还是仓促无备。

吴燕倒也不扭捏,颔首点头,行礼去了。

…………

“这……”吴燕心里苦笑,他自然明白,项正当然不愿意让越人白白捡便宜,希望让越人一起去赶工是假,到时连带着越人一起背这黑锅,方才是真的。

项正脸色铁青,在他看来,这洛阳城于他而言,不过是瓮中之鳖,已不足为虑了。

“哼!”项正冷笑,在杨义面前,他倒没有发怒,可现在杨义走了,在自己心腹爱将面前,项正面上却是杀气腾腾:“暗中将这些口无遮拦之人,记下来,现在,暂不要打草惊蛇,等朕进了洛阳之后,再做处置吧。呵……胡人远在天边,且……陈凯之讨胡,难道当真是为了所谓的大义,不过是想要收买天下人的人心而已,现在……他自己找死,被胡人围了,全军覆没,反而是咱们楚军之中,竟还有人认为他乃是为了所谓的大义,甚至还有人将朕和此人相比,朕才不会效仿陈凯之,做出那些蠢事,你看,这陈凯之为了所谓的大义,不照样死无葬身之地了吗?而朕却活着,朕不但活着,还将得到他的疆土,他的宗庙社稷,甚至……他的嫔妃。下头的将士们不晓事,你是晓事的吧。”

虽然陈楚联合,可项正却无一日不是忧心忡忡,可现在……显然就是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项正绝不愿意错过,他要的,便是彻底打断大陈的强盛之路,兼并大陈。

而现在,大军已陈兵洛阳城下,陆陆续续的军马,也随之而来。越军和蜀军,亦是排兵布阵,合三国之力,围攻洛阳,而洛阳空虚,据说城中不过万余人把守,固然厉害,可只要楚军不贸然进攻,将这洛阳死死的困住,断绝了其对外的联络,时间一久,城中的粮食势必空虚,而且很快,汛期就要到来,到时命人引水水淹洛阳,这洛阳也迟早要陷落。

眼下,他一切的心思,都在灭陈之上,陈军主力,既已被胡人歼灭,那么接下来,就该是痛打落水狗了。

“不会错。胡军覆灭了!否则,为何我们的斥候,放出去至今没有消息,若是他们当真遭遇了胡人,胡人和我们乃是盟友,难道还会扣押他们不成,一定是我们的斥候被汉军截住了。而这些使者,又怎么可能平平安安来到这里,大汉胜了!”

虽是在关外生活,却和大陈一样,说着同样的语言,写着同样的文字,保持着一样的习俗。

“皇帝万岁!”有人大喊着。

他拼命的捂着自己的大腿,疼的龇牙。鲜血却依旧是泊泊而出,这剧烈的疼痛,对他而言,反而不是最可怕的。

随后一列列的新兵在其身后,一齐射击。

耳畔,依旧还是喊杀,可喊杀的声音,显然越来越少,甚至,许多的喊杀,开始离自己远去。

陈无极突觉得自己眼眶里已被泪水打湿了。

甚至有被削掉了半个脑袋的人,发出了最后的怒吼,朝着最近的人直接扑过去,将人扑倒,直至彻底没了呼吸,那双手却依旧将人箍着,无论如何,也不肯撒手放开。

而在此时……

“刺刀!”

到了现在,双方显然都已经疯了,似乎一切的后果,都已经可以不计,曾有过胆怯的胡人骑兵,再无畏惧,他们无愧于天下第一骑兵的称号,竟是面对无数的炮火,没有丝毫的退缩,漫天的铁骑,宛如蝗虫一般,竟是杀之不尽,除之不绝。

虽是掷弹兵毫不犹豫的开始向这一处火力网曝露出来的缺口投弹,却终于,有胡兵飞马冲了进来。

这些汉人,远比他们想象中顽强的多,即便是短兵相接,他们所表现出来的韧劲和无畏,令胡人们有些猝不及防。

现在大队官一下令,一枚信号弹在空中一闪,发出了呼啸尖锐的声音,随即,意大利炮开始喷出了火舌。

有人大叫。

陈凯之皱眉:“此事,朕也略知一些。”

陈凯之骤然恍然大悟,这才是毒计啊。

陈凯之眼眸一张,随即厉声吩咐道:“取舆图。”

而新军的奏报,重在分析,会将战斗的情况大抵说清楚,最后再拟出敌人的优势以及劣势,随即,这急报便由人快马送至中军大营。

他旋即淡淡道:“你们退下吧。”

自然……表面上是如此,可实际上,陈凯之却试图借助夺取武威,逼迫胡人来此决战。

这已是第七日,在北部,斥候已经发行了大股的胡人铁骑,可到底是不是胡人的主力部队,却还不确定,不过这足以引起陈凯之的注意了,因而连忙传令后队保持警戒,尤其保障补给。

“各营的所有科目,都掌握的炉火纯青,卑下敢保证,全军上下,可以做到令行禁止,固然远不及勇士营老兵,却也足以与胡人一战。”

何况,大汗竟委以了自己足够的信任,这更是令何秀心花怒放。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2096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