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扶摇直上
作者: 限定热可可章节字数:10923万

哒!哒!哒!

“臧锋统领!”

每一个修炼者,一般都会被师傅告知。可是,滕青山过去没内劲师傅。现在有了,可是在诸葛元洪眼里,这些小常识,还要告诉名列《地榜》的天才弟子滕青山?

“青山,这就是我归元宗秘籍存放地,武阁!”诸葛元洪淡笑道,“当年我归元宗建成,武阁便有了。到如今,已经有一千多年历史!”

要产生第一股‘先天真元’,这三位前辈,最快的一人仅仅一个时辰。而最慢的一人,花费了三天时间!总之,一旦‘神’突破泥丸宫,又是后天巅峰,那达到先天,便不难。至于快慢,应该跟‘神’的强弱有关!

“他们两个!”滕青山心中立即猜出来,“难道这二人,就是归元宗传说中的‘执法长老’?”在黑甲军这些日子,滕青山也听说过‘执法长老’,执法长老地位极高,仅仅比宗主略微低一些。

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离去,这才淡笑着又捡起书籍,躺在椅子上阅读起来。

“咻!”又是一枚石子『射』出。

“要让‘神’强大到,能突破封闭的泥丸宫!”诸葛元洪说道,“泥丸宫,在人的脑子里!而‘神’都是潜藏在这泥丸宫里。泥丸宫是封闭的。所以,一般武者的神,根本无法突破出来。”

“这是赤鳞兽的黑『色』鳞甲!一面都是鳞片,另外一面则是一层灰白『色』厚皮!这东西,被我分成了三大块,每块长两丈多,宽一丈多!”滕青山说道,心里早计算过,三块加起来,大概五十几平方米。

滕青山仔细看着诸葛元洪,到如今,自己的师傅就只有一个,前世的滕伯雷!前世滕青山便是形意拳宗师,滕青山内心是很骄傲的,让他拜师……这并不是轻松的。

“轰!”“轰!”“轰!”……

自从实力不断提高,滕青山已经很久没有查看,自己下坠所能承受的极限高度。

滕青山二话不说,先将黑火灵根揣在怀里,这可是最重要的。

鬼狐‘司马庆’,一旦被发现行踪,就要逃命!

滕青山感到沉寂已久的血『液』沸腾了。

还有肉香味,不过他们还好,只是部分小伤。

“杜老九!”冀鸿脸『色』一变。

第六个人,是一个脸上有着疤痕的老女人。一柄弯刀,使用的神出鬼没。

锵!

九道刀光亮起,可同时就是闪电般的枪影!

“抢灵果,杀!”

滕青山也吃惊看向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大石头:“那吴越,一脚落上去,然后立即一蹬脚,返回去。就这过程,他脚在那黑『色』石头上,绝对不足一秒!就这短暂时间,就将一个一流武者的脚,烧成这样!”

“快上去。”冀鸿在下面主持,其他高手们都规规矩矩的攀爬,要背着数百斤东西,想要飞上去,难度太大。

前面的武者也很多,他们可不愿让位置,这有了矛盾,而前面武者数量众多,谁怕谁?

暴『乱』了!

呼!

“这另一条通道的通道口,竟然是潭底。”冀鸿感叹道。

“看,就那!”乌岱朝上方一指。

“他们敢!”那白发秃顶老者冷哼一声,三角眼中冷光闪烁,“小小归元宗,也敢和我青湖岛争?如果他们真的不识相,直接对他们下辣手。抢夺黑火灵果,他们就是死,也是实力不如人。死了三个人,他们归元宗,敢跟我青湖岛叫板?”

“哈哈……”那白发秃顶老者笑了起来,“冀鸿,你们运气不错嘛!竟然也能发现这里。不过……这地方,我青湖岛已经发现了半月有余。这先来者先得,这黑火灵果,就该为我青湖岛得到!”

渐渐的,滕青山发现:“嗯?这岩浆流变『色』了?我刚下来,看到的是红『色』岩浆。这一路上没注意,到这,都已经是橙『色』了。”滕青山明显感到热气愈加的强。

这里,正是滕青山刚才一脚踹开厚实山石的地方,那足有一丈多厚的岩石,恐怕天下间任何一个后天武者都难攻破,可滕青山却能一脚踹开。须知,人体的腿部力量一般是比手臂力量要高的。

“啊!”那精瘦汉子抓住岩石的右手不由松下,痛叫一声。

此刻杜洪、滕青虎一群人也赶过来,听到这话都是大喜。“青山,你猜的还真准,黑火灵果竟然就在这峡谷中,咱们之前都是『乱』跑啊。”滕青虎说道,滕青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自己也是根据那头赤鳞幼兽逃命的地点,随意猜测而已。

岩浆湖,刺眼的白『色』岩浆汩汩翻滚。

“嗯。”冀鸿也担心道,“这么长时间,那赤鳞兽应该有两丈高了。估计,最多十天半月,黑火灵果就要成熟。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发现黑火灵果所在处,一旦赤鳞兽吃了黑火灵果,蜕变后,赤鳞兽完全可以屠杀我们!”

滕青山心中一动,“我追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感觉到身处危险当中,他肯定要选择一条安全的路来跑。周围的山峰很多,为什么专门选了那一座?而且,它跳下去后,我紧跟着下去,慢不了几秒,怎么就找不到了?难道那峡谷有特殊之处?”

“跟我走!”滕青山一声令下,立即朝当初那峡谷赶去。

这代表一种对内劲的控制力!

滕青山?滕青山在‘内劲’上并没有达到‘入微’境界!他对内劲的运用很粗糙!可是,他此刻使用枪法,并没使用内劲。使用的是身体肌肉力量。滕青山对身体的力量控制,可以说精确到巅峰。

“击败滕青山,就可能名列《地榜》啊。”

虎炮拳,是前世自己最强拳法,和‘火尽薪传’意境有融合的可能。

这时,统领‘关绿’也从大帐内走出来,看了一眼滕青山,眼神略微有了些变化,只是很快恢复冷漠,从滕青山身边走过,同时声音响起:“滕都统,你可别忘记了咱们的约定,待得这边事情一了,到时候不怕受伤,你我好好比试一场。”

“青山,这天地灵宝生长的地方,一般都极为难寻。我们也不必着急。”冀鸿说道,“嗯,关绿她的人马都已经回来了。”此刻众人距离扎营处,只有数十丈远,都能看到老远的归元宗核心弟子高手们。

“青山!”冀鸿和滕青山走在一起,在山脚下散步,“今天下午,有没有遇到武者向你挑战?”

“到了火焰山,我这十位仆人,会照顾各位大人这一两个月生活所需的。”杨塔笑着道,滕青山他们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离开了桦城,迅速地赶往火焰山。

山脚下,大大小小的帐篷有不少。而在帐篷周围也站着不少武者,武者们三三两两在一起,彼此谈笑着。仿佛这是一个盛大的聚会。归元宗一行人马过来,立即引起不少武者的注视。

顿时八十多号人都围过去,冀鸿取出一副卷轴:“这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你们都看清楚样子。”说着便展开卷轴。

“小二!结账!”独臂男子淡漠道。

客栈可以趁机赚一笔大的,所以火焰山一带接连又建了三座客栈。

“如果赤鳞兽,比你们更厉害,它抢夺到了黑火灵果,也会蜕变,褪掉过去的鳞甲,长出赤红『色』鳞甲。你们的任务,就换为,将那褪下的黑『色』鳞甲夺回来。”诸葛元洪说道,“二师伯,绿儿,你们俩从黑甲军中选三十名精英,再从归元宗核心弟子中,选出三十名高手,你们今天午后就赶路,前往那徐阳郡桦城,和滕青山他们会合!”

虽然说一领人马有1500人,一个百人队就是一百人,不过十五个百人队中,有一个最精英的百人队,名为‘亲卫队’,这是统领的亲卫人马。既然是亲卫,当然是精英!亲卫队的‘伍长’,可比一般百人队中的‘伍长’,要更强。

单论刀法,比之自己的枪法,也相差不大。自己重伤孟田,靠的是轮回枪长度占优,才略胜一筹。能一招杀死孟田,靠的是可怕的巨力!

“关统领,明天一早就出发了,还是早些歇息。”滕青山转头看向冀鸿。

冀鸿连道:“那好,带我去你那。”这冀鸿显得心急。“现在?”滕青山有些错愕,可还是带冀鸿去自己的住处,将那柄名气不小的‘血月刀’给这位过百岁的老统领仔细观看。第四十九章 黑『色』怪物

“我哪敢啊。”小二连道,“各位客官,你们还别不信!这事情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的,还是一位武者高手亲眼看到。绝对不假!就今天,咱们这来了好几个武者了。都是去那大金庄的!”

心存热血,闯『荡』天下,进行生死磨砺的武者,有很多。

诸葛元洪眉『毛』一掀,能称之为紧急信件,绝非一般,诸葛元洪皱眉接过,展开信纸,一阅读,随即便笑了起来:“哈哈……真是一个惊喜,青阳师弟,你来看看。”

而诸葛元洪一挥手便熄灭了蜡烛,在黑暗的书房中,诸葛元洪静静坐了许久:“滕青山,身世清白,绝不可能是其他宗派棋子。而且估计也没宗派,舍得将这样的天才弄来当棋子!这绝对是我归元宗,千年来第一天才人物!如果滕青山还能以这般速度提升下去,数十年、百年后,我归元宗,在这滕青山带领下,或许……有一天,能超越青湖岛!成为扬州第一宗派!滕青山,我就全力培养你,看你能达到哪一般地步,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都等了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来?”段侯嘀咕着。

原本月光就很微弱,在峡谷中,更是近乎于漆黑一片。

“族长。”那汉子急得眼睛都红了。

滕青山也不隐瞒:“那妖兽可以突然全身变得通红,速度激增,一下子将我甩掉了。”

就在这时——

即使死,也要拖着滕青山一起死!

滕青山的手臂坟起!

二人死,一人重伤。这是黑甲军的结局。

妖异血红『色』刀光再闪一次,锵的一声,孟田便借力扑向后院中央正在厮杀的黑甲军众人:“哈哈!”一声张狂大笑,血红『色』刀光便朝百夫长‘杜洪’劈去,杜洪不由『色』变,手中长枪根本来不及阻挡。

一道血红『色』影子瞬间划过十丈距离,速度之快,滕青山也是大惊。

“九哥啊九哥,你运气还真好,能遇到滕青山这个高手,归元宗有这么个天才高手,有诸葛叔叔教导,归元宗以后估计会更强!孟老他……死的有些可惜了。不过他的刀法我都会了,死了也就死了吧。”俊秀青年忽然开口道,“绿衣,给我弹奏一曲。”

一个后天高手,即使能名列《地榜》,也依旧只是后天高手。双拳难敌四手,一旦面临成百上千人马的箭矢齐『射』,也要被『射』死。

朱童曾说过,不能将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即使请了护卫,也不能将安全完全寄希望于高手护卫,自己也得有能力自保。

高温,滕青山同样能承受数百度高温。

“大概持续了半个月,每天都丢一个人!这要说是旁边的火焰山上有狼下来吃人,可也得有尸骨,有血迹啊。最起码人死了,得惨叫一声吧。可没人看到,没人听到。人就凭空没了。大金庄的族人,当然害怕恐惧!最要命的是,半月前开始,每天凭空消失两个人!”

那可不单单是朱崇石海外吃苦几年,同时也代表着,能不能取得将来朱家家主之位。

锵!锵!……

“都统大人!”一个个看向滕青山。

“哼!”

一道身影从一间屋子内窜了出来,宛如一道闪电,可怕的速度甚至于引起一阵狂风,紧接着便是一道耀眼的血红『色』刀光。

“呼!”

声音回响在上空,在场数千马贼听得清清楚楚。

“停!”滕青山喝道。

“所有人,退后,保护好朱九爷。”滕青山冷声道。

“杀!”马贼们狰狞地挥舞着刀枪,杀向滕青山。

滕青山冲杀起来,好像全身长着枪尖的刺猬,凡是被他撞到的,尽数身上出现窟窿抛飞开去,没人能阻挡滕青山的步伐。

徐阳郡非常的『乱』!

“五万两银子?你也太瞧不起自己的小命了!”滕青山盯着他,淡漠道,“五十万两银子!你现在拿出来五十万两银子,我饶你『性』命。如若不然……”滕青山一抬轮回枪枪尖,指着大当家的脸。

“嗯?”滕青山脸『色』一冷,“你想走?”

朱崇石看着远处滕青山敲诈那大当家,脸上『露』出笑意,说道:“他在赚钱!”

“快点,一盏茶快到了。”滕青山冷漠道,“这里东西,加起来只能算三十三万两银子!”

“大哥,这是我祖传……”那二当家急了。

滕青山淡漠道:“景玉佛,作价十万两!现在加起来,才四十三万两银子。还差七万两!盏茶时间差不多了,你取不出来,我断你两条胳膊!”

“律律~~~”

所以,也是有等级高低的。

滕青山笑着拱手道:“杨城主,刘三老哥,今天时间紧,等下次,我定好好招待二位。那我就先走了!”

诸葛青听滕青山说‘小雨’这两字,那么亲昵,不由心底一颤。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092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