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的艰辛旅行

苏憧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02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3章:柳户花门

苏憧笙 92020

谢芳华看着窗外,隔着门窗帘幕,一个秀挺的身影站在那里,崔氏这位二公子崔意芝可是比在秦铮身边的听言有心机多了。虽然暗室里面的动静外面不知道分毫,但是她在暗室里面能清楚地听到书房里面的话,所以,能应付拖延秦浩半日的人,一定是不可小看。他既然知道了今日之事,恐怕会在府中内外甚至是清河城内外都做了人手暗桩布置,探查他们的身份。她怎么可能让他如意?点点头,“不错!你认为八皇子和英亲王府的庶长子既然来了这里,这府中已经被监控,我们还能轻易地出去吗?不走密道走什么!”

忠勇侯叹息一声,“你祖母早早离开,去九泉省心了,你父母也摆脱忠勇侯府这座枷锁了。唯独剩下我们爷三。这都是命!”

月娘伸手指着谢芳华,半响方才喘了一口气道,“唯女子和小人和难养也这句话说得可真是对极了。”话落,她立即站起身,袅袅地出了房间。

程铭看得呆呆的。

“谢芳华,八年了呢”

秦铮“嗯”了一声,“后来,我将青岩派去了一趟漠北,他得回的消息是无名山确实发生了一次大乱,但的确是控制住了。不过有一件奇怪的事儿,就是江湖上突然新兴起了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十分之隐秘,武功隐秘路数酷似皇室隐卫。但绝不是皇室隐卫。”

侍墨点点头,“小王爷的剑法花样虽然比较多,但是繁而不杂,任人看不出深浅,正好是能克制小姐的剑招。”

“我们想着数日没出城游玩了,今日休息一日,难得天气晴好,才过来邀你一起。”李清沐坐下身,对秦铮和气地笑道。

“荥阳郑氏出了郑孝扬这么一个子孙,才能真正的立世。而那个郑孝纯,实在是被荥阳郑氏那帮子老东西养歪了。”李沐清道,“看着实,却最是歪,不得大志。”

她承袭了柳氏府邸女儿的心思手巧和八面玲珑,虽然不比柳妃这个姐姐柔美,但是论起来手腕,也是个能狠得出手的主

“自然”谢云继点点头,“你也知道,这些年,谢氏和皇室一直走到刀刃上,关系一直微妙敏感。皇上器重四皇子,若是四皇子回京,那么,也许势必成为皇上手中锋利的剑对准谢氏。所以,我堂妹便当即决定,保下柳氏,未来,与柳妃娘娘、柳氏一族合作。”

她是将军府小姐,敌国入侵,父亲临危受命,奔赴战场,她暗中随父出战,父兄皆受伤后,她设下连环计,于凤凰山大败敌军。

“你没听错,就是她。”卢雪莹道。

等在屋外的谢振和那中年妇人似乎发现了不对劲,立即挑开帘幕冲进了里屋,当看到老夫人已经去了,谢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沉痛地喊了一声“娘”。那中年妇人在谢振身边跪下,也哀痛地喊了一声“娘”。

“妹妹,你还进宫吗”谢墨含下了马车,看着谢芳华的模样有些心疼,他觉得谢氏米粮的老夫人急急要见她最后一面,定然是有什么话说给了她听。

亲眼看着,似乎他也能切身地感受到他们这一博之下的心血撕裂之痛,也能感受到狭小的空间内几欲膨胀的满满的爱意情深,更能感受到天地似乎都为之渺小如云烟,让他连呼吸都困难不能忍受的玄铁铸造的斗室似乎就在云端之上就天之上。

秦铮轻轻哼了一声,没答话。

“四皇子对任何一个黑夜中在山林碰到的人都有好奇心吗?我为何在这里凭什么要告诉你?”谢芳华声音微冷。

“玉灼,等等,你先站住别动。”谢芳华感觉出不对劲,含住玉灼。

玉灼看着眼前情形,“表嫂,我们呢?”

“若不是提前先到了这里,就不会死了。”谢芳华冷笑一声,“自然是有人先一步传信,比你传信的早,他才比我早出门。”

玉灼侧身让开。

“不困了!等着你。”秦铮摇头。

秦浩微微冷哼一声,但他的声音太小,被嗖嗖冷风吹来,挡了个无形,门房自然没听见,他抬步往书房走去。

秦浩闻言沉默不语,脸色有些难看。

“他?”刘侧妃一怔,脱口问,“她连左相府的嫡出小姐都看不上,他能喜欢谁?”

秦铮点点头,显然早有预料,并不意外。

宫中如今没有太后,林太妃资格最老,连带着八皇子的身份也是尊贵。可是他无母族背景,林太妃不参与后妃争斗和朝堂的事情,他也就不被皇后和柳妃、沈妃盯在眼里了。

他不像是三皇子、五皇子,因为有私心,到底不敢拉帮结派,与谁明面交好,甚至别人都不会谨慎交往的英亲王府,反而对于他们来说更是谨慎几分,连门也不轻易来。

秦铮拿起一根干柴向他砸去。

英亲王妃忍不住怒斥,“孩子是从小被你给养歪了,自己媳妇儿怀孕都不知道,只一味地行畜生之事。如今大人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还想保住孩子?你脑子怎么长的?”

刘侧妃不由得流下泪了,“是妾身没教育好浩儿,让他……”她不知是舍不得骂自己的孩子,还是骂不出口,还是连骂也不敢骂,只说,“王妃怎么教训妾身,妾身都受着。”

英亲王妃看着他,见他不吭声,她嫌恶地摆摆手,“既然你不愿意现在就告诉左相府知道,那你就看着办吧反正是你自己做下的事儿,你自己善后。”

“这个庶长子,当初我就不该让他生出来作孽。”英亲王妃回头看了一眼,“你也看到了,他竟然这么畜生。英亲王府怎么能有这样的大公子?丢人现眼。”

这时,秦铮也是没戴面具的。

不多时,来福楼外传来一阵走远的马蹄声。

王倾媚离开不大一会儿,便拉着玉启言走了回来,玉启言的脸色比王倾媚早先出来时的脸色还臭。明显是被打扰了好事儿的不爽。

“八皇子若是死在平阳城,不知道当今皇上会不会屠了整个平阳城!”秦铮慢慢地道,“不过在我看来,皇上最看重的人是四皇子。八皇子死了,也无非是惹得皇上恸哭一番而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不适合皇子王孙。八皇子还是莫要搀和江湖纷争。”

谢云澜颔首,“昨日我也有些累了,你睡下后,我也睡下了。”

“房屋倒塌,应是有很大的声音的。”谢芳华道。

大长公主点头,“是啊,我昨日睡得沉,也没听到什么声音。”

大约走出十里地后,便追上了前面的一队百人的官兵。

月底了,亲爱的们,月票别留着了,清清吧,么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