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探囊取物
作者: 袁血郁章节字数:4019万

眼前一亮的孙烈臣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马上怂恿道:“大帅,京城和小皇帝都在我们手里,小皇帝的退位诏书也是我们发出去的。”

盛鸿休朝半日,也在椒房殿里,对着谢元蔚夫妻,也分外的随和亲切,笑着说道:“今日椒房殿里没有外人,你也别口口声声喊皇上娘娘了。像往日一般,叫堂姐堂姐夫便是。”

……

盛鸿一本正经地应了回去:“我一直听得很认真,绝无分神。”

那股热血,不但涌上脑海,还涌到了身下……

吃饱了之后,梅妃才笑问:“你可和谢三小姐说过明日进宫之事?”

可他们三个,也都不及阿萝。

大齐建朝以来,尚无天子被刺杀又无子嗣继位的先例。前朝倒是有过兄终弟及之事。只是,这等事一定要做足姿态,才能掌握主动。

盛鸿舒展手臂,将谢明曦和阿萝一并揽入怀中。

芷兰玉乔皆被俞太后突如其来的命令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一时未应。

三皇子早已习惯了四皇子的漠然,丝毫不以为意,又主动转头和盛渲等人打招呼。

苏夫子见了李湘如,并未多言,只淡淡道:“身子好了,便好好读书学习,不必多虑多思。”

五皇子摆明了争储之意,朝堂中支持五皇子的官员也不在少数。可不就成了三皇子的眼中钉肉中刺?

至于四皇子,就更不必说了。三皇子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两人各自在心中暗暗腹诽对方!

穿上龙袍的建安帝,对此略有些遗憾,更多的却是难以抑制的狂喜和畅快。面上不能露出笑意又如何,他心里早已笑了百回千回。

六公主很快将些许懊恼抛至脑后,和谢明曦对视而笑。

“皇上下令人见这个孽种杖毙,想来是有了真凭实据。我实在愧对皇上,无颜再见皇上了。”

颜蓁蓁憋着一肚子闷气走了过来,绷着一张俏脸铺纸,然后往砚台里倒了些清水,开始研墨。

以这等真迹为字帖,实在太奢侈了一点。

比起贪婪虚荣的谢钧,比起自私又狠心的丁姨娘,顾山长品性高洁性情刚正,值得敬重。对她全心全意的呵护疼爱,更令人心暖。

颜蓁蓁献了一首笛音,之后,秦思荨吹了一曲萧,萧语晗擅吹笙。

宫女忙躬身答道:“回蜀王妃娘娘,皇后娘娘昏迷了一日多,直至半个时辰前才醒。原本想挣扎着下榻去灵堂,被赵院使拦了下来。说是皇后娘娘凤体太过虚弱,此时绝不能枉动。否则,他日定会落下病根。”

此时,周氏忧心忡忡,皱纹几乎能夹住苍蝇:“皇上连梅家谢家也不肯封赏,更未将我们俞家放在眼底了。”

“明日莲池书院外一张榜公布,你做的蠢事就人尽皆知。”

永宁郡主右手用力握成拳,良久,才缓缓松开,深深呼出一口浊气。

那疼痛并不剧烈,却缓慢而持久。仿佛有一把钝钝的刀在心底来回地割,割得他五脏六腑俱疼痛难当。

谢明曦厌憎冰冷地看了谢元亭一眼,面无表情地动手。

徐氏立刻正色应道:“放心,我绝不容人乱说。”又低声道:“客人还未散尽,待客人都走了,再给你祖父父亲送信。”

谢老太爷尚未出声,永宁郡主便来了。

穆夫人亦心酸不已,伸手将穆梓琪揽进怀中。

暖融融的春日里,冷清安静的慈云庵也有了几分鲜活气。

“打响名头的第一战,就从十日后的演武开始!”

他是闽王心腹。

永宁郡主皱起眉头,一脸不善地看向谢钧:“明娘说的可是真的?你父亲他们真的要来京城?”

时隔十数年,事过境迁,宫中的太医已经换了一茬。李太后身边的宫女也不知换了几岔。没有任何凭据,只凭猜测,根本奈何不得李太后。

说到这儿,文绮顿了一顿,满面为难。

永宁郡主:“……”

为人做嫁衣!

谢元亭不知就里,立刻沉了脸:“三妹,你怎么这般和自己的姐姐说话?还不快些向二妹道歉?”

谢钧满腹心思,无心多说,挥挥手道:“去书房反省,今晚不得吃晚饭。”

……

殊不知,一众少女已经看呆了。

“我只有展露过人的天分,让所有人都看到我的优秀出众,让自己变得强大,才有资格掌控自己的命运。”

想起自己骇人听闻的奇异经历,六公主心中忽地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

……

两人四目对望。

两日前,夫妻两人到了京城。

这两日,谢元亭一直待在兰香院。也不知徐氏和丁姨娘到底说了什么,她怎么问,谢元亭也不肯说。

一众同窗里,颜蓁蓁素来瞧不上她这个方家庶女,时常出言讥讽。她平日能忍则忍,不愿和颜蓁蓁生口角。

还能怎么选?

正如若瑶所说,盛鸿和谢明曦感情甚佳,她这个师父看在眼里,自然也十分快慰。只是,顾山长比若瑶更多了一分隐忧担心。

如此默契,着实有趣。

谢明曦对林微微顿生惺惺相惜之意,笑着应道:“正是李姐姐。”

谢明曦和方若梦对视一笑,相携进了屋子里说话。

可惜,现在再后悔也迟了。

六公主低低地笑了一声。

……

除了陆阁老李阁老两位阁老外,六部要么只有尚书,要么只剩侍郎,看着颇有几分凄凉。

“等先帝孝期一过,我们立刻为瑾儿定下亲事。”昌平公主很快下定决心:“不管如何,我们不能给母后可乘之机。”

小厮只快了一刻。

夫子们这一席,饮酒还算有些克制。除了醉得不省人事的董翰林外,其余几位夫子皆是微醺而已。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019条评论
  • 最新评论